• 返回: 楚凡云玨

    第1535章 苗進事后瞧熱鬧

        被鄭文軒劍意鎖定的這名南盟修士,不過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在無力掙扎而已。

        這些肢體上的動作,法術的運用,不過如生靈死亡之后,那肉身的不甘抽搐而已。

        無聲無息,鄭文軒的飛劍在一眾大能的呆滯目光下,便如突然消失了蹤影。

        造成這一現象的,是兩個原因。

        一是飛劍臨近,卻并不急著扎入南盟修士舞出的劍幕,而是立即換了方向,隨著那南盟修士的劍幕一起動了起來,如同鬼影子一樣、欲要覓出空隙再進。

        二是劍上所附的意志已混入了南盟修士的護身意志之中,旁人能掃到的,只有這名南盟修士的神魂。

        就在這大部分人神情呆滯的一瞬。

        一聲輕微的聲響傳出,便見這名“早已死掉!”的南盟修士那頭顱便突然的與身體分了開來。

        還未等鮮血噴出,便聽“嘭!”的一聲巨響,他的軀體已炸了開來。

        只剩一個完整的頭顱、以及頭顱上那可能還有神智的雙眼,正好遇個角度,能詭異的看到自已的軀體就這么炸了開來。

        沈山樵算是這些觀眾里面稍有些清醒的,頓時便將神識滑去了一直注意著的鄭文軒身上。

        但這時他卻又是一楞。

        因為,就在他看去的當口兒,也正是另外幾名南盟修士認為找到了破綻,想要合力以飛劍將鄭文軒扎成個篩子的時候。

        但就在那些飛劍將來臨身之時,鄭文軒不見了。

        人家可不是剛剛身死的那名南盟修士,傻傻的等在那里給人殺。

        千均一發之際,一個瞬移便避了開來。

        再出現時,已是兩百多里開外,卻并不急著再有動作,而是給沈山樵傳音。

        他說道:“走吧,老夫從祖上接過這鄭家莊,既不能將它發揚光大,那就隨它一起滅亡!

        沈長老,替我告訴我那后人,不用報仇,只記著老夫跟他講過的話便是!”

        說完,卻就又沖了過來。

        看那樣子,正是要對南盟修士大開殺戒,而且更可怕、嗯,讓白成玉更害怕的是,似乎人家神識鎖定的就是他。

        “來人!”白成玉駭然大叫,周圍南盟修士也是慌了,連忙向他圍了過去。

        沈山樵再次呆滯。

        但呆滯的卻并不是此時的場景。

        看鄭文軒這樣子,那是死意已決,不用再去考慮,再多的感概,也只有留到以后再想。

        讓他呆滯的,是他怎么也不明白,鄭文軒是如何與他的本命飛劍保持聯系的?

        因為就算是以神魂溫養的本命法寶,可一旦脫離神念控制范圍,不也要失去控制的么?

        他錯了,人家并沒有如他想的那樣,已將這柄本命飛劍養出了劍靈,那樣的話鄭文軒也不用繼續溫養在體內了。

        而是劍修的一個特點,控制、絕對精妙的控制,這是如沈山樵這種一般煉氣修士遠遠無法理解的一種控制精度。

        用在此處,便是對距離上的控制。

        就像那耍雜耍的,他扔出的三個瓶子也好,帽子也罷,是知道何時該脫手,何時該伸手接住的。

        換個手腳再是麻溜利落的人,若是沒有這方面的訓練經驗,他是接不住的。

        閑話略過。

        見沈山樵還在發呆,鄭文軒淡然一笑,最后傳音道:“再不走,老夫可就幫不到你們了!”

        沈山樵悚然一驚,已是醒悟了過來。

        復雜的看了鄭文軒一眼,卻是忍不住的又給了一個問題:“前輩,可還有話要帶給鄭思南?”

        鄭文軒已將南盟修士人堆里沖了過去,神識傳音中淡淡笑道:“沒了,就一個,不要報仇!”

        說完,那嚇人的飛劍又靈活的出現在了空中,白成玉已連退了好幾百里,一直向南,都快退到東邊山區邊緣了。

        沈山樵有心再說上幾句,比如:“前輩......”

        卻是怎么也說不出口。

        也是個干脆的人,心中一橫,便帶著兩名下屬退出了戰局。

        南盟修士如臨大敵,便是有幾個注意到他們,也沒心情來管了。

        顯然,誰敢去找沈山樵這三個的麻煩,鄭文軒便會將他當成首要的目標。

        正好,白成玉此時也緩了過來,正怒不可遏的催促著手下去殺掉鄭文軒。

        要說這鄭家莊,其實在千山南部并非默默無名。

        但是這要分情況。

        正是之前說的那些有關劍修的東西。

        便如之前鄭文軒與兒子去長平宗,徐延壽等人也是看不出什么的,只會將鄭文軒當成個一般的元嬰圓滿修士。

        因此,真正知道這鄭家底細的,就知道這鄭家不簡單。

        但不知道的么,也就不在乎了。

        但現在,至少這幾十名南盟修士算是知道了,這不是一般的元嬰修士。

        不過,也就鄭文軒一個而已。

        因此,在白成玉的死聲催促下,沒過多久,另外十二名鄭家莊的元嬰已全部滅殺。

        鄭文軒已再殺了兩名南盟元嬰,但那本命飛劍已明顯有些沒了之前的犀利與靈巧。

        也不多說,再過一柱香工夫,隨著又是一連聲的恐懼廝吼聲傳出,便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大轟鳴。

        鄭文軒,自爆。

        這個時候,卻從南部又過來了幾十號元嬰大能,卻是風云閣的修士已得了確切的消息,這便出來查看。

        當先一人神情肅穆,正是宗主苗進。

        這段時間,也是南盟事少,所以本該呆在盟內候命的他便經常借故回宗,胡沖并不在意。

        這種情況也發生在飛鳳軒的一些長老身上。

        苗進過來一問,白成玉便憤憤不平的將這鄭文軒的稀奇給講了出來。

        但說著說著,苗進的臉色卻難看了起來。

        白成玉的意思很簡單,你風云閣與這鄭家莊離的不遠,就不知道把這鄭老頭如此彪悍跟盟內說說?

        卻是忘了雖然鄭家莊離風云閣較近,但也是相對而言。

        若非元嬰以上大能,連交通都要繞去臨凡城以西,再轉去西部到達。

        還有,人家可還靠了一個靜月湖大宗呢!

        與世無爭的,難不成風云閣要將這周圍萬里地界上的每一個修士都弄個清楚?

        話不投機半句多。

        苗進問了一下之后,一見是這陣勢,便搖搖頭離開了。

        卻不想就這,又讓白成玉對他記恨了起來。

        因為跟苗進說這陣子話,直到人家離開,他才想起這任務才完成了一半,還有一半沒干完呢!

        但也真不能說是他忘了。

        除了說鄭文軒的事、其實本意也不是找事兒,而是想問問苗進知不知道這鄭文軒修的是什么功法,怎地如此歷害。

        另外,也是指望著看風云閣能不能支援一些人手,去那蠻荒之地搜尋長平敵人。

        因為這一連串的事件發生,他的手下也不多了,能動的不過二十多個。

        但他也知道胡副盟主的德行,卻是不愿橫生枝節。

        所以,這有些話也真是不知該如何說才好。

        “”,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