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開局就無敵了

    第二百零一章 諷刺

    凌風身為天帝轉世,雖然最為出色的是靈力修為,但對于陣法這一方面還是有著一定的造詣,或許談不上是什么陣法大師,至少還是要比一般的半灌水要強上一些。
        眼前的這一座迷魂陣,的確是上古遺傳下來的陣法,這從陣法入口散發出的那一絲古樸的氣息,就可以感受的到,但經歷了這么長的時間。
        其真在恐怖的實力,早就已經在歲月的長河當中,被洗刷了十之七八,所以此時的這一座上古遺傳下來的六級陣法,撐死了也就只有四級陣法的強度。
        不然的話,光憑一個剛剛剛到四級,陣法師的楊宇苒,是根本不可能將這個陣法打開的。
        也正是因為其真正的強度,已經被沖刷了十之七八,埋藏在最深處的陣眼,也就不再太過神秘,就好像是一處神秘洞穴一般,以前里面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連方向都難以判斷。
        但若是洞穴之中,有著一絲光亮滲透而入,那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所以在剛剛進入這一座迷魂陣的時候,凌風就已經感知到了陣眼所在的大概位置所在,只是無法精準的感受到而已。
        但隨著逐步的深入,最為關鍵的是,天青畢玉已經帶他進入到了陣眼之中,所以輕車熟路,凌風很快就來到了陣眼所在的位置。
        而這時,閆婉柔幾人也剛好來到陣眼所在的位置。
        “大哥。”看著一旁速度入風掠過一般的凌風,袁五臉龐之上有著十分明顯的激動之色,趕緊出口喊道。
        “凌大哥。”
        閆婉柔,以及清沐,看見不遠處的凌風,也跟著出口喊道。
        唯有走在隊伍最后面的劉源,看著凌風的出現,神色有著明顯的改變,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轉瞬即逝的陰翳,顯得有些不太自然。
        “你們怎么才走到這里?”
        聽著幾人的呼喊,凌風加快了速度,僅僅幾息的時間,便來到了幾人的面前,先是撇了神色顯得有些不太自然的劉源,隨即視線放到袁五幾人身上,臉龐之上揚起了淡淡的微笑,有些不解的問道。
        “大哥,我們一直都按照你所指的方向在趕路,可劉源非要說,朝著東邊走,才是對的。”說話間,袁五給了劉源一個白眼,繼續說道:“可誰知,東邊走了很長的時間,根本沒有看到任何的出口。”
        “最后,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折返回來,繼續順著大哥你說的方向走,這才耽擱了很長的時間。”
        對于袁五的白眼,劉源淡淡一笑,解釋道:“我這也不是擔心,方向會出錯,畢竟我們先前走了那么長時間,可根本就沒有看到出口,不是嗎?”
        “劉源,你哪里是擔心方向會出錯,我看你就是質疑大哥的話,你說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以前的你可是直接了斷,豪爽的性格,現在怎么變得扭扭捏捏了。”
        袁五越看越覺得劉源和之前他所認識的那個劉源,好像是不同的兩個人一般。
        “沒事,劉源也是擔心方向有錯,我們現在不是安然無恙的和凌大哥匯合了嘛。”眼看著氣氛變得越來越嚴肅起來,想來擅長察言觀色的閆婉柔,突然開口。
        “小五,我看你就是想的太多了,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沒事。”清沐從旁附和道。
        “呵呵……小五,她們說的對,劉兄可能也是擔心方向錯了,現在不是大家不都是好好的嗎,沒事。”凌風淡淡一笑,似有深意的看了劉源一眼,并沒有打算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
        劉源在他看來是一個心機比較重的人,對付這樣的一個人,若是現在開門見山,不但什么都問不出來,還會打草驚蛇。
        是龍,總會翱翔天空,是狐貍總會露出尾巴來的。
        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急于這一時。
        “好了,眼前就是陣眼所在的位置,本以為你們早就進去了,沒想到你們居然還在等我。”凌風調侃了下,隨即回歸正題:“走吧,要是再晚一點,先機都要被別人給占完了。”
        話音落下,凌風率先進入了那一道,有著波光粼粼閃耀的墻面。
        閆婉柔幾人,對視一眼,緊跟其后。
        “凌風,你給我等著,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戲,不過你的好日子不長了。”
        看著閆婉柔幾人的背影,劉源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大步一脈,也跟了上去。
        迷魂陣陣眼當中,當幾人進來的時候,看見眼前的這一幕,不由頓住了腳步,臉龐之上涌現出疑惑之色。
        只見,眼前的這些修靈者,一個個的臉龐之上都布滿了驚慌之色,眼睛睜的大大的,視線聚集在一處。
        “他們這是怎么了?”
        閆婉柔看著眼前這奇怪的一幕,美眸微蹙,偏過頭對著一旁的凌風問道。
        “呵呵……上去看看,不就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凌風淡淡一笑,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直接朝著前面走去。
        “大哥說的對,上去看看不就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嘛。”袁五從旁附和,閆婉柔幾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便一同跟了上去。
        ……
        “小妹,你這是怎么了,沒事吧?”楊宇洪見楊宇苒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緩緩朝著地面倒下去,趕緊上前將她接住,臉龐之上寫滿了擔心。
        畢竟他就這么一個親妹妹,若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話,回去該如何交代。
        白宇軒,以及天畢羅修此刻也同樣跟了上來。
        眨眼間,之前在旁邊,滿臉帶著欣喜的微笑,等待著破陣的修靈者們,都聚集在楊宇苒的身邊,將他包圍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不會失敗了吧?”
        “怎么可能,楊宇苒可是陣法天才,怎么可能失敗,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你看這樣子,都口吐鮮血了,很明顯的失敗了啊,我還以為陣法天才到底是有多厲害呢,打的開這迷魂陣,居然連陣眼都無法破開,真是浪費我表情。”
        “想想看,天榜前三的全力一擊,都沒有任何作用,一個小姑娘又能起多大的作用呢,我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哎……”
        第兩百零二章天榜強者的恐怖
        一時之間,議論紛紛的聲音想起,言語當中充滿了諷刺,楊宇苒聽著這些話,嘴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本就蒼白的小臉,顯得更加的蒼白。
        抱著楊宇苒的楊宇洪,靜靜的聽著,神色不由逐漸變得猙獰起來,眼神之中怒火涌動。
        由于天榜前三的全力一擊,都沒有撼動迷魂陣陣眼分毫,所有人將寶都壓在了有著陣法天才之稱的楊宇苒身上,毫無疑問她成為了所有人的希望。
        可現在,楊宇苒看著樣子也失敗了,希望頓時破滅,這讓的在場抱著很大希望的修靈者,實在是有些承受不了,這希望與絕望之間交替的打擊。
        既然沒有人能夠將陣眼破壞掉,那等待他們的只有一條路可走。
        那就死。
        如此,哪里還用的著顧忌那么多,管你什么天榜還是地榜,現在的他們,盡情的通過話語,來宣泄著此時的不滿,和絕望的心情。
        過了幾息時間,楊宇洪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抱著楊宇苒猛地站起身來,身形一震,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爆發而出。
        “都給勞資閉嘴!”
        楊宇洪這突然的一聲大吼,以及驚人的氣勢,讓的周圍議論紛紛的這些修靈者,身軀不由為之一顫,居然都閉上了嘴。
        “你們這些人,有什么資格在這里,指手畫腳,哼……”看著突然停止了議論的這些修靈者,楊宇洪氣勢更盛,手指指著眼前這些人,輕蔑的說道:“一群垃圾而已,只知道依賴別人的廢物,有本事自己去將陣眼破除。”
        “在這里指手畫腳,算什么男人,誰要是敢繼續指指點點,別怪我楊宇洪不客氣。”
        話音落下,楊宇洪眼神之中殺機涌動,冷冷的看了在場的眾人,也沒有再繼續說些什么,便帶著閆婉柔下去療傷。
        “難道我們說的沒錯嗎,還陣法天才,我看是陣法蠢材才對,打開了陣法,卻破不了陣法,早知道還不如不打開,現在害的大家都被困在這里,還不讓人說了,我看啊……”
        “說的沒錯,反正大家都要死在這里了,還有什么好怕的。”
        “對,反正……”
        人群當中,不知是誰打了頭陣,又開始議論起來,附和的聲音也跟著想起。
        楊宇洪剛走了幾步,聽著再次想起的議論之聲,不由頓住了腳步,眼神之中有著難以遏制的怒火在燃燒著。
        “楊兄,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
        白宇軒看了看場上的氣氛,很是明智的選擇了站在楊宇洪這邊。
        “白兄,還請幫我照看一下小妹。”楊宇洪看著白宇軒,沉思了下,緩緩說道。
        “小事一樁,令妹交給我,只要我白宇軒還活著,就不會有人可以傷到她。”白玉軒上前扶住楊宇苒,很是肯定的回答。
        “多謝!”楊宇洪抱拳,隨即轉身,武靈境七重的強大靈力波動節節攀升。
        “大哥,算了吧……的確是我……”
        “算了?怎么可能算了,都騎到頭上來了,怎么可能算了,今日大哥一定要幫你討個公道。”楊宇苒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楊宇洪打斷了。
        話音落下,楊宇洪身形一閃,直接沖入了人群當中,化作一尊死神,武靈境七重的強大實力,勢不可擋。
        “楊宇洪,你想干什么,周圍可有天風學院的人看著,你敢亂來,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啊……不要啊,我剛才就說著玩玩的,饒了我吧……”
        “死!”
        看見楊宇洪二話不說,直接動手,之前開口說話的那些人,不淡定了,徹底是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之時,臉龐之上布滿了驚駭之色,趕緊求饒。
        但楊宇洪殺機以動,只有一個回答。
        死!
        短短幾息的時間,之前開口的那幾人,幾乎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便葬送在了楊宇洪的手中,臨死的時候,他們或許才知道,天榜強者的實力到底是有多么恐怖。
        “楊師兄,我們可沒說什么啊,其實這本來就怪不了誰,怪只能怪這陣法實在是太強大了,真不知道天風學院到底是怎么想的。”
        “對,等我們出去之后,一定要去好好的聲討天風學院那些負責招生的人。”
        “說的沒錯,我相信楊師兄,一定會帶我們出去的。”
        ……
        之前開口議論的那幾人,在短暫的幾息時間當中,就倒在地上,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尸體,其余天榜的那些人,似乎都站在了楊宇洪這邊,沒有任何想要動手的意思。
        若是天榜的人,都不出手,任憑楊宇洪大開殺戒的話,以他們的實力,那還不是如同白菜一般,隨便砍。
        這讓的那些開口議論了是非的修靈者們,心里頓時就慌了,額頭上冷汗彌補,生怕自己成為地上躺著的尸體,當下變臉的速度別說是有多快,趕緊開口迎合。
        聞言,楊宇洪冷哼一聲,也懶得去管其余的這些人,身形一閃,來到了白宇軒旁邊,接過楊宇苒準備為她療傷。
        “多謝白兄照看,這個恩情,我楊宇洪日后一定會還。”
        “楊兄嚴重了,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白宇軒淡淡一笑,視線不由朝著石臺所在的位置看去,只見本來已經停止了運轉的圓盤,卻再次緩慢運行,其上玄奧的古老符文,好像又出現了一般,當下不由臉色一沉,試探性的問道。
        “楊兄,你看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陣眼好像又開始恢復正常了。”
        “我就不信,天風學院的那些人,真的會將我們困死在這里不成。”楊宇洪回過頭看了看,果然正在恢復運轉的圓盤,眼神之中有著深深的堅定之色。
        “楊兄所言有理,看來我們還真的是白擔心了。”
        聽著楊宇洪這話,白宇軒淡淡一笑,手中折扇再次揮動起來,心中不由釋然。
        的確,若是迷魂陣無法解除,那他們這里的所有人都將會困死在這里,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天風學院此次招生還有什么意義,而且這一次的招生人員當中,不乏一些大勢力的人存在。
        就算天風學院十分強大,要是得罪了那些大勢力的人,估計也不好受,所以在楊宇洪看來,就算他們無法破開迷魂陣,天風學院的人也會出手解除。
        “或許,天風學院的人還真的會這樣做。”
        就在白宇軒心中為之釋然之時,一瓢冷水悄然而至。
        凌風帶著閆婉柔幾人,緩緩走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