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定江山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互訴衷腸


        絕情郎君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就像豆腐渣一樣被榨干了!自己原本好端端的身體像是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絕情郎君實在是受不了了,只好將這些女人一招崩開。絕情郎君狼狽不堪地穿起褲子,準備離開這里。絕情郎君一邊哭喊著,一邊準備離開。忽然絕情郎君的臉色一變,變得溫情了許多,周圍的女子一個一個跟著他談情說愛起來。絕情郎君臉上不再有痛苦之色,而是滿臉的寵溺跟愛憐。絕情郎君帶著疼愛的情緒,朝每一個跟他有關系的妹子接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絕情郎君總算是親完了,這才坐下跟妹子們相互依靠,享受這美好的時刻。很快,絕情郎君就感受到其中一個妹子忽然死掉了,接著這些妹子像是相約好一般,陸續死去。絕情郎君的眼睛也開始哭得紅腫起來,接著絕情郎君抱起一個個無力的尸體開始痛哭流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絕情郎君的眼睛準備哭瞎的時候,絕情郎君忽然來到了癡情道的盡頭。絕情郎君眼睛的紅腫消失了,只剩下剛才那一連串癡情的眼淚。絕情郎君捂著自己劇痛的心,精神有些恍惚。
        這一邊的負心老尼此時也在經歷著人生的第一次負心薄情。負心老尼第一次覺得周圍的那些男性幻影很是嘮叨,甚至有些鄙視他們。接著負心老尼發現自己居然對原本最尊敬愛戴的老祖也開始覺得厭煩了。沒多久,負心老尼閉上雙眼,靜靜地體悟著剛才的感悟,隨即將感悟牢牢記在心里,然后開始接觸跟參悟天道無情的真諦。沒過多久,負心老尼站起來眼神多了一絲決絕,但是心底還是存有對剛才那一刻的感悟。兩人幾乎同時走出來。負心老尼看著旁邊站著的絕情郎君,感覺這個風流公子的心底居然藏有一份對那些被他拋棄的女子的一絲絲眷戀。負心老尼看了一眼絕情郎君,頭也不回地飛走了。絕情郎君看著眼前的佳人,有些遺憾道:“看來我也應該找一個自己真正愛的人,共度這余生的美好時光……我注定是不能成就神位的,但是也總好過孤老終生~!”說完絕情郎君漫無目的地開始到處飛行。
        話分兩頭,厄運殺神跟艷滅仙兩人通過時空裂縫,來到了一個荒蕪的地方。厄運殺神在離開山洞臨走前,拿到了那一個戮天神器的碎片,將它融入自己的神器里,居然讓原本的神器產生了一絲對于空間的感知。厄運殺神通過神識附著在神器的感應,緊緊抱著已經昏迷的艷滅仙,慢慢在這無邊無際的空間裂縫探索。厄運殺神還是頭一次抱著自己的心上人,臉色都變得有些紅潤了,感受著艷滅仙像陽光一樣和煦的體溫,厄運殺神的心都快要融合了!厄運殺神通過對周圍黑漆漆的空間裂縫的感知,暫時找到了在一座相對安全、偏僻的空間島嶼上。厄運殺神漲紅了臉,趁著艷滅仙沒醒,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偷偷親了一下艷滅仙的紅唇。艷滅仙鶯啼一聲,睜開眼睛道:“你……,你這臭小子在干什么?嗚……好疼啊~!”厄運殺神這才發覺艷滅仙的小腿旁邊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傷口。厄運殺神不自覺地偷看向自己向往的那一片神秘之地,然后俯身給艷滅仙包扎。艷滅仙低聲嬌嗔道:“傻子,人家又不是不給你親……”厄運殺神愕然抬頭道:“你說什么?”艷滅仙嘟囔著嘴巴道:“沒什么……”
        厄運殺神隨手給艷滅仙敷了一點快速復原的藥物。艷滅仙只覺得一陣冰涼之意傳來,心里感覺暖暖的很開心。很快厄運殺神就拉起小腿好了的艷滅仙,兩人一起開始在這里轉悠。厄運殺神攙扶著小腿還有些疼痛的艷滅仙,兩人一起開始探索這片島嶼。艷滅仙忽然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大喊道:“哎,你看這不是靈界最罕見的普陀玫瑰嗎?
        ”厄運殺神朝著艷滅仙的手指看去,點點頭道:“傳說這種花能探知神魔的今生前世,跟過去未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艷滅仙看了一眼厄運殺神道:“你看……要不我們采摘一些回去,好賣出個好價錢,然后換點修真資源?”厄運殺神也并不反對道:“那當然可以,你還是要多點吧,不然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艷滅仙有些嬌羞道:“
        一會兒你要是不小心看到人家的今生前世什么的,那你不要用記錄石什么的記錄下來。不然有你好看的~!”說完艷滅仙蹦蹦跳跳地走過去,開心地采了第一朵普陀玫瑰。
        厄運殺神一眨眼就看到了艷滅仙的今生前世的一些信息——原來艷滅仙是一個落魄的神族嫡長女,身上有一絲遠古的魔族血脈,雖然這份血脈帶給艷滅仙不小的幫助,但是也同時遭受到了無數族人的無情嘲笑。厄運殺神心有靈犀,兩人幾乎是一前一后地碰到了普陀玫瑰。厄運殺神身邊浮現出厄運殺神凄慘的身世,他本是一個高種魔的嫡長孫,誰知道因為母親天生帶有一絲絲神族的血脈,而遭到了族人的歧視,而且厄運殺神一出生就遭受到了雷劫。不少族人都謾罵他是天生煞星,不管是修行還是走路,厄運殺神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一絲上天的眷戀,反而是初次遇到的神族女子艷滅仙,居然關心跟愛護這個不幸的厄運殺神,一直到兩人對彼此有了一點感覺。厄運殺神不由地意外地看著艷滅仙,艷滅仙也目不轉睛地看著厄運殺神。兩人臉色開始變得紅潤起來,艷滅仙不由地嘀咕道:“傻瓜,原來你跟我一樣啊……”厄運殺神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抓住艷滅仙的手,將佳人攬在了懷里,內心久久不能平復。
        厄運殺神也知道自己游戲魯莽了,于是兩人只是抱了一陣,然后就分開了。艷滅仙紅彤彤的臉色,香氣逼人的體香,讓厄運殺神有些意亂情迷,不小心摸了一下艷滅仙的小手。艷滅仙的手像是觸碰到閃電一般,陡然間跳了起來,然后捏了捏厄運殺神的臉蛋道:“你……為什么不早說?怪不得我們這么有緣了,原來如此啊~!”艷滅仙這句話正好打在厄運殺神痛處,厄運殺神無奈嘆氣道:“我又能從何說起呢?”艷滅仙無奈,忽然靠在了厄運殺神的懷里道:“既然這里沒有別人,人家就做你一陣子女朋友好了~!”厄運殺神一愣隨即道:“你這么做是為了安慰我嗎?”艷滅仙無奈搖搖頭道:“你難道不知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嗎?就算是過了這一關,我們一個沒有神位,一個沒有魔爵的
        兩個人,不是會被貶為凡人嗎?你自己還不知道這場曠日持久的大戰快要落下帷幕了嗎?”厄運殺神攬住艷滅仙的細腰道:“對啊,你說得沒錯。那……我能跟你……那個嗎?”
        厄運殺神有些緊張地看著艷滅仙,艷滅仙眼睛有些失神,但是心臟卻不停地跳動。良久,艷滅仙猶豫了一會兒道:“可以,但是你要表現得比我預想的要好哦~!不然人家怎么會這么輕易地給你呢?”厄運殺神無奈點點頭道:“你的預期又是怎么樣的?難道還要比我預期的還要好嗎?”艷滅仙嬌嗔道:“壞蛋,其實只要是你真心對我,那我的預期不就……不就下降了一大半了嗎?”厄運殺神忽然激動地將艷滅仙公主抱道:“那我們先來一個正式的接吻吧,我都快要等不及了~!”說完厄運殺神低頭深情地朝艷滅仙親去。艷滅仙閉上了美麗的大眼睛,兩人在激動跟顫抖中吻在了一起。艷滅仙第一次跟男性接吻,而厄運殺神何嘗不是第一次。兩人吻在一起,不久笨拙地開始舌吻。漸漸地兩人互相擁抱著,吻到了感情的最深處。厄運殺神跟艷滅仙的親吻總算是結束了,兩人背靠著普陀玫瑰,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厄運殺神總算可以叫艷滅仙的真名了。艷滅仙的真名就叫——婦提曼。厄運殺神輕聲呼喚道:“小曼,你現在有沒有一點想家?”
        婦提曼有些失神道:“我倒是沒有,你怎么問這個問題?”厄運殺神無奈嘆氣道:“我可能是太久沒有回家了,現在有些掛念我的父母。”婦提曼無奈道:“傻瓜,就算是自己再怎么打拼,只要是沒有獲得任何魔爵的,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倒不如多陪陪家人,這樣也許更好過呢~!”戮泰銘無奈笑笑道:“別光說我,你自己何嘗不是有很久沒有回到你自己的家里面了?別以為我不知道啊~!”婦提曼無奈道:“是啊,我們這輩子是沒希望得到神位的了,倒不如找一些歪門邪道來勉強過關,這樣可好?”戮泰銘無奈道:“你這哪是找什么歪門邪道啊,明明就是擔心我自己過得不好……到頭來就是這么嘴硬,已經被人揭發了,還胡說八道~!”婦提曼失聲長笑道:“那你怎么會跟著我跟著這么緊?難道不是因為我身處險境,你才出現嗎?”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