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定江山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見鐘情


        金八卜眉頭深皺,心知自己現在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要不就早點出發,盡量響應軍令;要不就先跟家人朋友告別一圈,然后再踩著點去那里。金八卜對于這兩個選擇都有些遲疑,因為這兩種極端,可能會導致自己的前途未卜的。說實在的,什么東西都有個度,要是太積極了不行,人家會看輕你,但是同樣太懶惰也不行,因為人家同樣會鄙視你
        。金八卜只好選擇一種相對公平的方法,既要兼顧這里的一切,也要兼顧到對方的感受。金八卜已經快速在腦海里計算自己現在的路線,現在這里距離巴布達夕夕家里最近,當然這對于安慰巴布達夕夕跟讓她寬心是不利的。因為越是親近的人,越難以舍得離別。而這一次距離元末農民起義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十年,現在的形勢已經危及到元朝的根本,要是不及時挽救,元朝必敗無疑。此時的金八卜無疑是這些人希望中最渴望的種子。
        金八卜梳理了一下思路,還是決定先把這個消息告訴巴布達夕夕。要是這小妮子肯跟自己走的話,那是最好不過了。要是岳父也答應這件事,那就最好不過。當然金八卜此時也不確定自己能否保證巴布達夕夕的安全,因為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武功,換句話來說自己除了身上那些有限的防護裝備,其他的一無所有。也就是說金八卜連自己都不一定保得住,更不用說保護巴布達夕夕。金八卜猶豫了片刻,然后直接悄悄地走近巴布達夕夕的住處。巴布達夕夕本來還在一個人郁悶,但是沒想到金八卜這么快回來了。巴布達夕夕興高采烈地道:“八卜哥哥,你怎么回來了?”金八卜無奈開口道:“我準備要出發去壽春那邊了,你準備跟著我一起去嗎?”巴布達夕夕聞言不由地面色一變道:“那里是陳友諒準備進攻的地方,你要是被他看上了怎么回來京都啊?”金八卜頗為尷尬地道:“我也不想就這么去啊,但是現在京都傳來軍令,難道我就有什么辦法了嗎?”
        金八卜這么抱怨,讓巴布達夕夕心中更急道:“要不我去求一求皇叔爺爺,說不定他能幫我們擋一擋……”金八卜有些心悸道:“我看不必了吧……我可不想再看到那個老是想要跟我比劃一下的那個壯士了~!”巴布達夕夕不由地打趣道:“你別說,那個卡布拉還真不愧是我們蒙古族的第一勇士呢~!你雖然比他聰明,但是卻接不住人家的一拳啊~!”就在此時兩人正聊著天的時候,忽然門外跑進來一個雜役大聲喊道:“不好了,皇叔作古了~!”巴布達夕夕忍不住眼中一絲淚水溢出,驚叫道:“不會的……我的天,天要塌下來了~!”說完拉上金八卜一起往附近的王爺府跑去。不一會兒的功夫,兩人就來到了位于京都城中心的忽必興的府上。兩人剛想進去,一行人就攔住了兩人道:“
        你們是何人?皇叔府上不能亂闖的,你們不知道嗎?”就在此時忽卡布拉從里面探出頭來道:“你們怎么來了?快讓他們進來,他們是我的朋友。”說完忽卡布拉讓人讓出一條路。兩人一進門,忽卡布拉眼中有一絲晶瑩。但是兩人沒有心機打擾此時忽卡布拉的心情,巴布達夕夕不由地開口問道:“怎么你爺爺也出事了,他老人家的身子骨不是好端端的嗎?”巴布達夕夕的話頓時讓金八卜有些心慌道:“還有誰出事了?”巴布達夕夕低聲啜泣道:“還有胡克才死了,他可是我們大元最后的希望了……”
        金八卜此時才真正感覺到大元大勢已去,因為這個胡克才可是大元花費了大力氣從漢族那邊弄到的軍事天才。要不是這個人的支撐,現在的大元早就煙消云散了。忽卡布拉無奈搖晃著腦袋道:“算了吧……我們大元已經準備壽終正寢了,咯~!”巴布達夕夕不由地有些無奈道:“你可是蒙古第一勇士,怎么能在這里喝酒消愁呢?”忽卡布拉無奈道:“今天我去京都最繁華街道去算大元的國勢,但是不管怎么算,大元居然也挨不過今年……為什么?我已經給了足夠的錢,但是那個算命先生堅決不收,還說今天我府上會發生不好的事……結果還真靈驗啊~!”巴布達夕夕不由地悲觀道:“那我們這些人該怎么辦?我們難道要重新跑回到草原放牛牧羊嗎?”忽卡布拉有些疲倦道:“我不知道……皇帝哥哥說我們現在跑回去,估計也是九死一生,只怕是到不了那里了……”說完兩人跟著忽卡布拉來到了一間裝點著白色布條的棺材之外。巴布達夕夕不由地有些不甘心道:“我還沒準備好去做一個貧民呢……人家的醫學才學了不足十一年,現在去前線會不會被那些漢人抓起來做奴為俾?”
        金八卜身為大元最后一批培養成人的匠人,也不忍心看著大元就此沒落。巴布達夕夕靠著忽必興的棺材,眼中的可憐跟痛楚忍不住隨著淚水流了下來。忽卡布拉忽然拉著金八卜離開,走遠了好幾米,兩人在一間涼亭前停了下來。忽卡布拉直接跟金八卜說道:“你這一次去壽春是因為你師父要把你挖掘給陳友諒,這才聯系到安徽太守讓你去的~
        !”金八卜聽到此言,不由地又驚又怒道:“他們都是反賊,現在不過是得了一點勢力而已,怎么要我投靠他?”忽卡布拉嗤笑道:“傻子,明眼人誰都看得出現在的陳友諒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你要是去了,等于大元送給陳漢的禮物,此時不去更待何時?再說了,你此去帶著你的妻子不是最好的選擇嗎?很多人都預言陳友諒有得天下的帝皇之勢,我看這件事十有八九最為可靠,你就聽我的,去了壽春就別回來了……我此去也會隨著你們一起,保護好你的夕夕妹妹的。”
        金八卜有些掙扎道:“但是我聽說現在的朱元璋也很有實力啊……”忽卡布拉一巴掌拍在金八卜的肩上道:“你這個笨蛋,那個人也不過是趁勢而起的小角色而已,只有陳友諒才是天下的雄才霸主,你這點眼光看來還是不行啊~!”說完忽卡布拉忽然拋出一句話道:“對我的妹妹好一點……知道嗎?你這個混蛋,居然奪走了我妹妹的初戀……
        ”聽到這里,李玲慧八卦的心頓時有些不安分了,直接翻開金八卜十歲那一年的記憶。金八卜十歲那一年,第一次隨著巴布達夕夕一起出席權貴的聚會。金八卜此時服裝雖然還是偏漢式,但是其實已經有點學究的樣子了。巴布達夕夕此時參加的就是忽卡布拉的生日宴會,忽卡布拉此時穿著蒙古貴族的正裝,肅立在人群中央,傲視著眾人。巴布達夕夕雖然長得很是俊俏,但是眼中的小心翼翼還是看得出的。眾人在大人的帶領下,紛紛送上祝福。此時一個跌跌撞撞的女孩忽然從背后撞了一下正準備說出祝福語的金八卜。金八卜措不及防,直接被撞倒。兩人抬起頭來互相看了一眼,女孩雖說沒有巴布達夕夕這么俊俏美艷。但是一張嬌艷欲滴的小嘴唇跟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深深吸引著所有人。女孩呆呆地盯著金八卜的臉,看得入神。金八卜居然沒來得及看清楚,就直接道歉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你沒事吧?”
        對面的女孩好像沒聽到,似乎在金八卜臉上搜尋著什么。金八卜有些疑惑地看著女孩,女孩片刻之后歡快地大聲說道:“天啊,你居然長得跟我夢中的白馬王子……一模一樣誒~!”說道白馬王子,女孩的聲音小了下來,耳根子頓時紅了起來,有些害羞,但是又有些激動。金八卜雖然沒有聽清這個女孩說什么,但是從這個女孩子的反應知道這肯定是什么男女之間的事。于是揉了揉女孩的額頭道:“我們不過是撞了一下而已,沒什么事我就要說祝福語了。”女孩著急道:“不行啊,你怎么能……怎么能不理我呢?”說道后面一句,女孩的聲音明顯小了很多,旁邊的很多人的人聲頓時將女孩的聲音壓了下來。忽卡布拉有些無奈插嘴道:“忽秀云來,你是怎么回事?快到哥哥這邊來啊。”
        這個女孩聞言不由地面紅耳赤地退回哥哥這邊道:“我剛才是開玩笑的……別當真啊~!”說完眾人哄堂大笑,一些不懷好意的人說道:“我們忽家可是門庭大戶怎么能對這個賤民臉紅呢?他再厲害也不過是個沒有武力的小孩子罷了,云來你還是別對他有意思好了~!”說完這句話,這次的主角不由地不高興道:“他可是我們大元最為杰出的匠人子弟,哪里比不上你這個二世祖了?”說完金八卜臉上揚起一絲自得之色道:“我在這里祝我們蒙古第一勇士在以后的生活,旗開得勝,做一個常勝將軍~!”忽卡布拉眼神中不乏欣賞之色道:“好好好,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