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定江山

    第二百一十九章 馭勝武吉的后續


        與此同時,遠在東瀛的死亡魔尊此時正在修煉著自己的魔功。忽然死亡魔尊睜開了雙眼,疑惑地看著地底的怨氣,自言自語道:“怎么這地底的怨氣開始沸騰?難道是地底出了什么不得了的怨靈嗎?”說完死亡魔尊面前出現一個畫面,一個身材魁梧的巨大怨靈開始瘋狂吞噬著一個偌大的地底怨氣團。要是松本原木在這里看到這個怨靈,定會吃驚地認出這個怨靈的面容不正是長大了的馭勝武吉嗎?原來就在十三歲的時候,馭勝武吉被松本原木殺死,然后毀尸滅跡,但是沒想到那一年正是這個陰時陰歷出生的這個馭勝武吉最佳的死亡時間。也就是說,松本原木在無意中鑄成大錯。那一年馭勝武吉雙眼陷入黑暗的時候,一個無聲無息的身影降臨在馭勝武吉附近。一個無法看清的面孔盯著眼前的少年道:“這是我見過最成功,最滿意的作品,感謝你這個臭小子的幫助……我將免除你一次的死亡追殺,哈哈哈哈~!你一定很怨恨這個世界,隨吾來吧。”說完馭勝武吉身上蕩漾起一陣波瀾,隨后出現一個面目可憎的怪物。那道身影發出桀桀的笑聲道:“好家伙,這小子雖然被我陰死,但是怨氣卻一點也不比我這個主人要弱呢~!”與此同時三清殿上,天機震動,瘋癲道人盯著自己面前的畫面震驚道:“三瘋三魔道人,他不是大千界最炙手可熱的魔道傳人嘛~!怎么有空來我們這個小千界做客呢?”說完瘋癲道人隨手將天機鎮壓下去,然后暗自留意這個大千界的知名強者。
        三瘋三魔盯著眼前的怨靈,看著他慘白的年少面孔道:“好啊好啊,好在我算到若干年后這里的魔道至尊會隕落……而你將是我扶持在這個小千界的唯一合法繼任者~!只是現在的你還不足以撬動這天道,還是隨我前去收割這小千界積壓多年無盡的怨氣吧~!”說完三瘋三魔道人正想拉著他離開。忽然馭勝武吉的眼睛忽然恢復了神智,掙扎道:“不行,要我跟你走也可以,除非你殺了這個混蛋~!”三瘋三魔冷笑聲中開口道:“你算什么東西?憑什么命令老子?你這輩子只要安安心心做我的狗就好了,別有事沒事地就對我吠叫~!說句老實話,那只狗就是我搞瘋的,你只怕找人報仇找錯了人~!”三瘋三魔道人說完隨手屈指一彈,然后帶著馭勝武吉離開了。馭勝武吉的記憶匣子在掙扎中被打開了。馭勝武吉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地主家庭里面,父親是手握重權的兵馬大元帥,兼之是一方割據勢力的首領。母親則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大家閨秀。兩人的結合可以說既是情誼,也是利益。身為這個男人的兒子,這小子從小就學得飛揚跋扈。他有兩個哥哥,大哥比他成熟也比他穩重,而二哥則是處處優于馭勝武吉。有空的時候他們兄弟經常聚會,雖然馭勝武吉明知不敵兩人,但是明面上馭勝武吉還只是個紈绔,暗地里卻暗自發力針對這兩個人。終于在馭勝武吉九歲那一年徹底顛覆了他的人生,因為自己的親生母親居然被大夫人給侮辱了。而且還是在馭勝武吉的面前,親手扇了母親一下,口中還教訓道:“你這個賤人,不就是生了一個不成器的小子嗎?難怪我這兩天感覺有些心神不寧,定是你這個賤人的狗兒子在背地里罵我,然后還用什么邪法陷害我對不對?想要爭權奪利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看看是誰在當大~!”說完大夫人揚長而去。馭勝武吉憤憤不平地扶起母親,隨手摸了一下母親的背脊,發現居然坑坑洼洼都是傷痕!
        馭勝武吉氣極反笑道:“好啊,原來你一直被這個賤人欺負,看來老虎不發威,他們都當我是病貓了?”說完當晚馭勝武吉也不問父親的意見,擅自發動對兩人的突襲。結果很令所有人意外,平時話不多說的馭勝武吉居然在兩人的圍攻下僅憑一個仆從就險勝了兩人。而且關鍵的是馭勝武吉那一年比二哥小三歲,比大哥小五歲!一時之間,馭勝武吉頓時感覺自己有點飄飄然了,就連久未過問的父親也登門慰問母親。父親大人還親自為母親敷了傷藥,當晚兩人還破天荒地同床共枕。馭勝武吉這一得勢,頓時讓很多看不起他的人,對他大為改觀。就連一向囂張的二哥也對馭勝武吉畢恭畢敬,大氣都不敢出一個。時間一久,馭勝武吉也開始在父親的督促下發奮練武,久而久之馭勝武吉不但坐擁了父親的寵溺,就連大夫人也開始對馭勝武吉示好。開始暗自慫恿這個未來不得了的小子,送上一些糖衣炮彈,雖然大多數都被父親扔掉了,但是還是有小部分被馭勝武吉偷偷藏了起來,以供當時年紀小不學好的自己淫樂。
        時間匆匆來到了馭勝武吉準備下娉禮去說媒的年紀了,因為在古代東瀛女子十五歲就成年了,而此時的馭勝武吉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馭勝武吉看到自己的未來媳婦,也跟父親表示很是滿意。臨走前,未來的岳父獨自跟馭勝武吉談了一下自己女兒的近況。接著本藤阮爾就獨自跟馭勝武吉相處了半個時辰,沒有大人在,馭勝武吉自然是對本藤阮爾動手動腳的。本藤阮爾被馭勝武吉強吻了一下,然后本藤阮爾怯生生地跟馭勝武吉說道:“馭勝哥哥,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馭勝武吉爽快地答應了道:“說吧,只要我力之所及。”本藤阮爾紅著小臉道:“可不可以幫我教一教我那個……那個松本哥哥?”馭勝武吉盯著本藤阮爾那一張小臉,看得出這個小妞居然在新婚之前心里有了別人,馭勝武吉頓時怒火中燒,妒忌成狂道:“沒問題,不就是個小嘍啰嘛~!”本藤阮爾高興地點點頭道:“好啊好啊,希望你不要欺負他才是……”馭勝武吉帶著幾分驕傲幾分輕蔑,獨自一人,也不通知父親就來到了一條林蔭小道上。看著笨手笨腳的松本原木,馭勝武吉原本那一份輕蔑更加明朗了,腦中已經閃過一絲歹毒、下作的念頭。殊不知此時的馭勝武吉一出現就被遠在天邊的三瘋三魔盯上了,因為他淫邪、放浪的性格跟他本身的出生年月。三瘋三魔頓時臨時起意要害死這個出色的少年,成就自己稱霸小千界的野心。
        馭勝武吉失魂落魄地跟在三瘋三魔的身后,滿腦子都是三瘋三魔的那一句話:“你只怕找人報仇找錯了人~!”馭勝武吉想起剛才那一場意外,自己居然從人上人跌落成一條不知要做多少年的追隨者。說難聽點就是一條沒有自由的狗罷了。馭勝武吉回憶著往事,一心想著怎么擺脫這個三瘋三魔道人,然后潛回去殺死松本原木。至于現在的自己,他自己清楚自己跟眼前之人的差距,那說句笑話,就算是他渾身不動都撼動不了這個人!更不用說殺死眼前的這個魔道中人。馭勝武吉一邊吸收著至陰怨氣,一邊謀劃著準備逃脫。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馭勝武吉等到了這一天的絕佳機會。這一天三瘋三魔正在煉器,忽然天空中出現一張巨型的臉,對著三瘋三魔大笑道:“師弟,
        看來你的運氣不怎么樣啊?居然只找到了這么一個不起眼的小千界,不是師兄我說你,現在你身邊這個小子根本沒有對你效忠……不如這樣吧,我讓你一只手,你跟我大戰三百回合。只要你能贏,師哥我送你一場造化又如何?”三瘋三魔沒好氣地道:“你只怕是已經知曉這個小千界的真實情報了嗎?這里曾是這個小千界的核心部位,你這個孿生瞳魔會不知道?真是笑煞我也~!”說完兩魔開始了漫長的爭斗。馭勝武吉趁著大戰的時候,匆匆忙忙地逃了出來。也是瞧準了三瘋三魔沒辦法控制自己,馭勝武吉終于在三年之后擺脫了三瘋三魔。
        馭勝武吉也不知道怎么走出這個地界,但是憑著對于怨氣的直覺,馭勝武吉迅速強大自身。在地界不知道游蕩了多久,終于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里逃出了地界。而此時時間也匆匆過去了五年。這時候的馭勝武吉單論修為已經達到金丹境界,只是因為三瘋三魔只傳授了吸收之法,沒有傳給馭勝武吉修煉之法。所以馭勝武吉只是空有一身蠻力跟一些粗淺的道法,殺傷力反而不見得比得上一個普通的修真者。馭勝武吉又在地底游蕩了一年,終于馭勝武吉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撿到了一本修煉魔功的高級功法——。馭勝武吉憑借著自己的聰慧,一路修煉到元嬰境界,但是此時他身上積累的怨氣居然可以媲美一般的大乘期修煉者。馭勝武吉就這么一路開掛,斬殺了無數個游蕩在地底的無名小卒,一路高歌猛進修煉到現在的合體境界。死亡魔尊盯著這個對他來說有點意思的小家伙,隨手將馭勝武吉收進了自己的儲物空間。也就是在此時,馭勝武吉看到了同樣在死亡魔尊儲物空間里的松本原木的分身。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