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定江山

    第兩百一十四章 最后的相認


        松本原木一邊流著淚水,一邊鼓勵自己要堅強,以為自己也不過是一個不滿十二歲的小孩罷了。要說武力,自己天生就矮人一截,要說到智慧,那自己顯然沒有這么聰明。但是松本原木半夜中忽然被美夢陶醉,夢里面都是一切祥和美滿的家庭生活,而現實中的松本原木則準備陷入絕境。松本原木的美夢忽然被一陣犬吠聲驚醒了,這已經是自己連滾帶爬,行走在死亡的邊緣。或許是因為自己年紀小,那些人也沒有留意太多,也是小看了松本原木的能耐。松本原木原本就贏弱不堪的身體,現在更加顯得有些像是風中殘燭了。但是每當松本原木聽到那一連串的犬吠聲,他都會立即醒來。因為前幾天松本原木睡得太死,差點就被獵狗追蹤到,只是好在他福大命大。居然順著小溪的水流,一路流到對面的灌木叢中。這才避免了松本原木直接被發現殺死。等到松本原木醒來,發現已然進入敵人的搜索圈之內。于是松本原木憋著氣,一路往小溪下游偷偷游走。不然現在的松本原木已然是個死人了。
        當然松本原木的毅力跟聰慧也隨著這些人圍捕,而快速進步。雖然本身的體質也虛弱了不少,但是靠著這段時間鍛煉來的毅力,松本原木硬生生靠著吃野果跟和溪水存活了下來。松本原木正走著,忽然松本原木覺得腳下一松,好像踩到了什么軟綿綿的東西。就在此時松本原木的腳下忽然一陣搖晃,松本原木情不自禁地掉落在這個坑洞之下,坑洞之下是一層水域。好在在這一段時間,松本原木在父親的強壓之下學會了游泳。于是松本原木反而覺得欣喜,因為這樣一來,他們追上自己然后抓拿歸案的可能性更小了,自己又可以逍遙法外了。松本原木游到岸邊,在湖邊找了一小段柴火,開始生火烤干衣服,然后準備好自己攜帶的水壺隨時撲滅柴火,防止別人發現自己的存在
        。時間就在松本原木七上八下的擔心中度過了一個時辰,松本原木看著自己一身狼狽臟兮兮的樣子,不由地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洗澡了。松本原木試著借著月光抬頭看一眼上面的人搜索的情況。松本原木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自己擔心的那些人出現,只是有那么一兩個人匆匆離開而已。這一下松本原木放下心來,將自己的身體脫下濕漉漉的外衣,整個人侵到水中,開始洗澡。時間過去了半個時辰,松本原木隨手找來了一些小木材削成叉魚工具,準備叉魚吃。此時松本原木已經逃亡了整整三天三夜了。松本原木好久已經沒有這么放松過了,愜意地吃著烤魚,想著自己什么時候能夠脫困出去。松本原木現在能想到就是自己起一個假名字,然后偽裝成被放逐的倭寇,前去各個島嶼營生。
        眾人搜尋了松本原木整整大半個月,終于在沒有查到任何結果之后,眾人聽命散去。此時松本原木已經呆在這里整整一個多月了,松本原木也嘗試在附近找尋出口,但是奈何這里就是個大坑洞,類似于天坑的地方,松本原木幾乎找不到任何出路。無奈之下,松本原木只好放棄這個想法,編制了一條草繩靠著自己鍛煉來的臂力一點一點地朝洞口爬上去。終于在辛苦了大半個月,松本原木總算是成功地爬出了山洞。松本原木特地找了一個深夜,從洞口竄出,帶著一些食物跟工具,遠遠地離開了這里。松本原木此時已經準備好等一下出去的臺詞了,自己現在因為大半個月沒有工具洗漱跟整理頭發,臉蛋已經變得黑不溜秋,不是很熟悉的人幾乎認不出這個人就是松本原木。松本原木回憶起自己在這山林中學習的那一種拗口的當地方言,自己已經在山洞練習了很長時間,就算是親生父母再生,也很難聽得出這就是自己親生兒子的聲音。
        松本原木特意在這大半個月沒有洗澡,而是隨便擦擦身體。因為這一股濃濃的臭味,這一路就算是狼群也遠遠地避開松本原木。這一次松本原木倒是沒有遇到什么山林猛獸來攔路。就這么走了一段時間,終于在第七天走出了山林。松本原木想了一下,故意拿起一把匕首將自己的臉部劃花,然后隨手拿起一塊破布,遮擋著自己的臉蛋。松本原木帶著這一股惡臭跟破爛的裝束,走進了一個小山村。一進山村,不少村民遠遠聞見惡臭,就躲開了。松本原木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正想來到記憶中的一個溫泉,花掉一點身上僅有的一點錢,洗一個澡,睡一個安穩覺。忽然一個山村少女迎面走來,松本原木也懶得理,誰知道這個少女看到自己那一身破爛的衣服跟惡臭的體味,居然連閃避的意思都沒有,而是徑直走上前,想要搭訕。松本原木皺著眉頭,想要避開,但是少女就是不給他走,直接攔住他人道:“你是不是附近山村逃難出來的?你見過這一個人嗎?”說完少女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淚光。松本原木猶豫地看了一眼少女手上的那一副畫像,松本原木心中一驚!這不是自己的畫像嗎?松本原木下意識趕緊離開少女,少女開口柔聲道:“你別怕,我只是找一找我記憶中的弟弟而已……我是這個人遠房表姐,我找他不是為了懸賞,而是……而是為了問一問這個人是不是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一個約定。”松本原木心中一橫,剛想從懷里拔出那一把自己留著用的匕首。這時少女快步走上來道:“你要是知道情況的話,可以來這個地址找我……”說完少女匆匆離去。
        松本原木呆呆地望著少女的背影,有些奇怪道:“我不記得我小時候跟所謂的遠房表姐有什么約定……但是這個人既然認得出我來,那怎么不抓我呢?”想到這里松本原木下意識朝這張字條看去,上面寫著一行字:太吾街十六號,川木武館。松本原木遲疑之下將這一張紙條撕碎,然后揚長而去。這明顯就是馭勝家族的陽謀,這是要自己自尋死路,自投羅網呢!想到這里松本原木頭也不回,快速離開。此時遠在川木武館的本藤阮爾呆呆地看著窗外的櫻花掉落,手中握著那一片花瓣,心里卻是空空如是也。過了好一陣子,本藤阮爾才嘆息道:“看來我是沒辦法在離開之前見到我的松本哥哥了……人家這就要被全家發配了,說到底還是我的錯,或許松本哥哥現在過得很快樂也說不定……也許我們有緣無分吧?”想到這里本藤阮爾將自己的手中的櫻花花瓣丟掉,然后轉身去往本藤洪鐘的房間,一邊走一邊說道:“我還是去見見爹爹吧,不知道他準備怎么處理我的婚姻大事?”
        松本原木此時無暇他顧,只得為了逃命不惜一切代價。其實松本原木有時候也會想自己這一輩子就是為了當初報答人家的救命之恩,而搭上了自己的所有,是不是值得,但是每當想到這里,松本原木看著一無所有的自己,搖搖頭道:“這本來就沒有什么好后悔的,沒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而已……”松本原木此時已經換了一身裝束,將原本的破爛衣服燒掉,松本原木一邊逃跑,一邊謀生。輾轉來到了當時距離大明不遠的木合臣島嶼,用了一個假身份——荒木九支登上了前往大明沿海的船,一路前向,歷經九年終于離開了東瀛。離開東瀛之后,松本原木輾轉幾次,詢問了很多人,找了很多關系,終于得知原本的川木武館被迫解散,而流落在浙江上千里海路的寶盆島的眾人正是自己所要尋找的本藤阮爾的臨時老窩所在。松本原木毫不猶豫地花錢來到了這里,靜靜地看著本藤阮爾喜怒哀樂的每一天。直到有一天,旁邊五大島嶼的一個島主看到自己的兒子很是喜歡這個女孩,兩人也從剛開始的互有好感,到相識相戀,一直走到了婚姻的殿堂。
        松本原木的性格也因此變得急躁陰郁,他開始迷戀上賭博,而且自暴自棄。但是每當看到本藤阮爾的臉龐,他總忍不住淚流滿面。松本原木看著兩人準備結婚生子的時候,白逸揚帶領著眾人攻上了這座島嶼。寶盆島因此陷落,自負自己膽識過人,而且早就想要一親芳澤的松本原木開始計劃著一切。終于一直到松本原木身死,也無識得這個人就是當年的松本原木。就在松本原木的意識準備被死亡魔尊吸收掉,消失在海上的時候,松本原木忽然睜開了眼睛,朝著本藤阮爾的耳朵說了一句:“謝謝你的一直陪伴……我是你的松本哥哥,你還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日子嗎?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說完這些,松本原木原本渙散的意識就此消失,被死亡魔尊吸收到魔念水晶球里面,幻化成一個模糊不清的帶著嗜血意識的魔仆。死亡魔尊盯著眼前的那一股帶著強大怨念的魔仆,心中一震道:“這家伙居然能借助我的力量最后傳音給那個小女娃……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