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定江山

    第二百一十三章 遠走高飛


        這些人眼中的絕望,雖然松本原木看在眼里,但是卻只能無動于衷,他要是真被馭勝家族盯上,估計自己已經離死不遠了。這時候的松本原木只是想著怎么自保,而不是去同情別人,免得惹禍上身。松本原木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本藤阮爾,隨即進入弟子隊伍。不遠處,一個中年男子正在眺望著遠處的風景,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推門而入,報告道:“家主,我們已經追查到三少爺的尸骨……具體的還要等到化驗結果出來才行。”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道:“要是這一次本藤家族查不到武吉的死因,那就將他們全家發配到大明沿海的小島上,充當倭寇吧……”管家略加思索道:“啟稟老爺,我們其實已經鎖定了幾個人,只是現在苦于沒有證據證明。”中年男子轉頭一瞪眼道:“福澤,現在不是跟我玩文字游戲的時候,有什么實話快說,不然老子心情不好,搞不好會拿你出氣~!”說完管家福澤低頭咽口水道:“……是,屬下已經將名單整理出來了,請家主您過目。”說完福澤將一封信紙交給了家主,家主打開一看,思索片刻道:“就這些人?本藤家會不會太草率……咦,這個人似乎在武吉林斯死之前見過,看來要好好查一查這個人了。”管家似乎在猶豫著什么,隨即緩緩開口道:“這個人似乎好像沒有這么強,但是這一點也是疑點之一,罷了,老奴這就去仔細調查此事。總會給家主您一個合適的答案的~!”
        松本原木等到眾人散去,心中的不安越發明顯,自己歷經千辛萬苦,現在好不容易讓本藤阮爾知道自己的心意。而現在倒好,這么一個攪局的人出現,雖然事后的松本原木也曾后悔,但是現在已經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自己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那時候的自己會因為本藤阮爾對馭勝武吉痛下殺手。但是現在后悔已然太遲,自己也應該早做打算,準備好東西,找一個人家不認識的山林躲上幾個月……或者干脆找到父母親向他們坦言,然后一家三口就這么歸隱山林。但是無論是那一種方法,結果很可能就是害苦了自己的雙親。這些人此時虎視眈眈,要是不走,遲早有一天所有的疑點都指向自己的話,那也一定是死路一條。松本原木考慮良久,還是匆匆寫了一封書信,留下書信,直接卷鋪蓋走人。松本原木連夜偷跑回去,專門挑選一些小捷徑一路開溜。松本原木一直走到距離家中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這才停下來休息。
        松本原木其實猶豫了很久,要是自己誠實告知父母,而父母不小心說出去,那豈不是會讓松本原木全家招來殺身之禍?松本原木雖然不敢想這個中的后果,但是光用腳指頭想就知道,這后果是不堪設想的。松本原木心懷忐忑地回到了家中,原本有些擔驚受怕的父母笑逐顏開,都以為松本原木是因為想要做一個普通人,而選擇了回家務農。松本原木看到父母親那滿臉的笑意,一肚子話居然都消失不見了,只想著陪著父母親度過最后的余生。就在松本原木猶豫的當口,原本沒有任何眉目的案件,忽然因為一個人的述說,有了新進展。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農說,他親眼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衣服,扎著白腰帶的少年拖走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另外一個白衣少年。這一下頓時讓人恍然大悟。不少偵破案件的人,都把矛頭對準了那個沉默寡言的少年——松本原木。隨著案件的查明,馭勝武吉的死因也得到了證實——死于被鈍器或者石塊砸傷,咽喉也被人用尖銳的東西扎破!
        而那時候慌張的松本原木沒有處理掉的石塊,跟隨手丟棄的那一串尖銳的飾品頓時浮出水面。這一下眾人幾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兇手就是松本原木。松本原木在經歷了兩天的掙扎,終于告訴雙親,自己親手殺死了馭勝武吉。而雙親第一反應當然是不信,后來經過松本原木的復述,兩人這才慌亂起來。雙親甚至不敢跟別人多說一句話,而第三天晚上,一家三口就趁著夜色的掩護,匆忙趕路,離開了生活了十幾年的家,來到一處沒有什么人煙的地方居住。希望能通過隱姓埋名,隱居深山來逃避馭勝家族的追捕。這一天,馭勝家族親自率領家臣,帶著一眾人馬一路狂奔,來到了空無一人的松本原木家中。眾人詢問了很多鄰居,都無從知曉這一家人最近去往哪里。于是眾人以這里為中心,開始廣撒網,多捕魚,希望能從附近人們口中得知松本原木的下落。時間一晃過去了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里,松本原木一家都是深居簡出,很少露面,也很少跟人搭訕。就這樣默默地生活在這附近的深山老林里。
        這一天,松本原木跟著父親前去砍柴,準備那山上的干貨跟柴火賣一點現錢,來換取一點衣物。兩人一路前行,終于來到一處喬木的面前。父親看著兒子氣喘吁吁的樣子,有些無奈道:“兒子,你為了一個你的初戀,居然拖累我們……你也是太年幼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回頭等你到了年紀,我們從附近的山村給你介紹一個好女孩,就這么度過余生吧~!不要再想著那個本藤阮爾了,她實在是不適合你啊~!”說完父親隨手砍下一小段喬木,就在兩人邊走邊砍的時候,一小群機動人馬,忽然朝這邊趕來。因為現在山風刮得有些大,兩人居然沒聽到遠遠傳來的犬吠聲,而是光顧著砍柴。沒多久,等到松本原木已經發現他們額時候,已然來不及,那行人直接二話不說,就要抓住兩人審問。松本原木拉起父親就跑,直接拋下背后背著的竹簍,不顧一切地逃跑。可是沒跑多遠,松本原木兩人就陷入兩難境地,因為前面居然出現三五個野豬組成的豬群。要是不小心惹惱了這些野豬,只怕結果也好不到哪去。
        松本原木靈機一動,忽然直接朝野豬扔石頭,然后一邊扔一邊喊道:“快來啊,好大一只野豬,兄弟們快松開獵狗抓豬啊~!”說完直接繞過豬群,一溜煙消失得無影無蹤。野豬怒視前方,看著這些人手里牽著的獵犬,再看看他們背上背著的弓箭,這一切都說明了他們就是來打獵的。冤有頭債有主,野豬們頓時發起火來,直接朝人群沖撞過來
        !松本原木看著背后眾人發出的慘叫,一刻也不敢怠慢,因為這現在山風大,山路崎嶇,又出了點霧氣,這樣松本原木兩人才不會被弓箭伏擊。不然早就成為背后眾人的弓下亡魂了。而且這三五個野豬也就可以抵擋個一盞茶的功夫,他們這么多人怎么可能沒料到會碰到野獸,也就是野豬的防御力驚人,皮糙肉厚,不然換了其他野獸也不可能敢這么硬鋼他們。兩人急匆匆地跑回了居住的屋子里,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屋子里里面的松本原木的母親不知所蹤。松本原木看著地上有一張字條歪歪斜斜地寫著松本原木跟父親才懂得的信號:“富士山坡。”
        松本原木帶著父親一路來到了這一帶山林的一個灌木叢中。但是沒過多久,松本原木就感覺不對勁,因為這里雖然是他們三個才知道的地方,但是為什么母親一個女人家可以在逃脫的過程中還能留下信號呢?這根本不合常理啊!想到這里松本原木,正想開口,忽然一群人開始包圍這里,朝這附近發射帶火光的弓箭!要知道這附近都是干雜草跟枯樹枝,要是不小心點燃,那后果只有死路一條。好在這附近兩人還有一個地方沒去,就是在這附近有一個很隱秘的小山洞。只要找到那里,兩人就算是被火光包圍也沒有任何危險。因為那個山洞是兩人無意中發現可以通往一道崎嶇山路的小山村的一個捷徑。松本原木急忙帶著父親從附近的山洞口走人,然后掩埋洞口,兩人拼命地朝另一個洞口跑去。就在松本原木跟父親就要跑出洞口的時候,忽然在洞口附近傳來母親悲戚的叫聲:“不要……”
        松本原木急忙隱蔽,父親慈祥地摸了摸松本原木的腦袋道:“你要活著離開這里啊……不僅是為你,也是為了我們~!”說完父親義無反顧地拿起自己藏在褲腰帶的一小串,直接沖了出去:“轟~!”外面傳來父親跟母親臨死前凄厲的叫聲,松本原木被這一個忽如其來的舉動嚇傻了。眼眶里,松本原木的眼淚不住地往下流,因為他終于知道為什么父親剛才在離開小屋臨走前,摸了一下床底,那是因為要為兒子拼命啊……松本原木一邊流淚,一邊趁著煙霧還沒過的時候,抄小路徑直離開。松本原木老遠就聽到不少獵犬嘯叫的聲音,他知道這一切已經來臨,而他自己也已經是身不由己。要么自己死在這里,要么自己將這些人甩掉,然后帶著父母親臨死前的希望,離開這里運走高飛。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