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定江山

    第二百一十二章 寧可錯殺,絕不放過


        松本原木有些奇怪道:“那你呢?為什么為我著想,我加入你們武館,不是正遂了你的心愿嗎?”魁梧青年玩味道:“就憑你嗎?你以為你自己有多重要嗎?”說完魁梧青年,朝外面走出去,嘴里面卻柔和很多道:“我叫星舞浪客,你可以叫我大師兄。”松本原木更加好奇大師兄的職能,帶著幾分疑惑開口道:“怎么,難道大師兄能代師傅收徒嗎?”星舞浪客無奈道:“你以為師父一個人有這么多時間處理你們的事嗎?平日里都是我們這九個親傳弟子在出功出力,收你那么一個卑微的外門弟子也就臉拜師禮都省了啊~!不然你以為入門真的都是親傳弟子嗎?不過以現在師父對你態度,你只要離小師妹遠一點,那未必不能破例收你入門……當然也就是收你做內門弟子罷了,傳的一些武功都是些粗淺的不入流的東西。你也別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了,畢竟以你的體魄也不夠修行高深的武功秘訣。”
        松本原木低下頭,沉默了一陣子道:“那就謝謝大師兄了。”星舞浪客遠行出去了,遠遠地道:“沒事,你習慣就好了。”松本原木咬緊牙關,看著自己瘦弱的身體,松本原木只好悻悻地躺下,養好傷才能再見到小師妹,不然連走路都吃力,還想見到小師妹,只能望洋興嘆了。松本原木很快調整好心態,一心一意地開始全力養傷。時間來到了九月份,在這期間,本藤阮爾來這里看望了松本原木好幾次。但是本藤阮爾一次都沒提怎么報答松本原木的恩情,只是一味地照顧松本原木。照顧松本原木吃藥跟休息,久而久之兩人開始之間開始以兄妹稱呼。松本原木開心地叫她小阮爾,本藤阮爾則叫她松本哥哥。時間很快來到下一年的三月份。雖然松本原木好幾次想要鼓起勇氣表白,但是看到旁邊本藤洪鐘凌厲的眼神,這小子居然退縮了,這當然也讓最后兩人見面的次數少了很多。這一天,松本原木睜開眼,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到自己的傷口早就結疤,而且恢復好了七八成。于是松本原木開始纏著星舞浪客教一些粗淺的武功心法,松本原木開始擺正心態,自己安慰自己:“我跟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既然沒辦法,也就看著她幸福就算了吧……呵呵,這天下還有人比我更癡情嗎?”想到這里松本原木也趁機打聽本藤阮爾的住址,時不時地跑去偷偷看上一眼,在心里面尋求一丁點心里安慰。
        這一天松本原木在外面練習一個名叫——的拳法基本練習,一個高傲生長得白凈斯文的少年路過,無意中看到松本原木再練習拳法。那個少年看了一下,皺眉開口道:“你這樣練習不對,這的拳法在姿態上,應該這么轉跨,然后這么擺拳……”說完少年指點了一下松本原木,松本原木很是感激,忙問道:“不知道兄臺是何人?怎么對我這個卑微的小人這么用心呢?”少年抬起頭來笑意滿滿道:“沒事,只是你前段時間救了我的未婚妻……當然現在還不一定,以后要是可以的話,我還能納上幾房小妾,來個多人大戰那就更好了,哈哈哈哈~!”說完高傲少年看到松本原木的臉色頓時發青,高傲少年頓時以為這小子居然對自己的禁臠有所窺覷,不由地怒上心頭,直接給了松本原木一個耳光道:“你小子,什么態度?居然敢沖我使眼色?哎呦,你還敢瞪我?你小子想不想躺在床上做病貓啊?”松本原木忍氣吞聲道:“這……小人不敢,只是您有了小阮爾就不應該這么放浪~!您應該做好一個為人丈夫,為人父親的責任~!”
        松本原木這一番話頓時讓高傲少年有些解氣道:“吶,別怪我沒給你機會……你要是在我胯下鉆上一下,我就讓你去偷偷親一下你的阮爾妹妹,你看怎么樣?哈哈哈哈~!”松本原木氣得直發抖,高傲少年冷然道:“怎么,難不成你小子從一開始接近我的未來妻子就是不懷好意?難道你這小子這么卑賤的身份,也想要染指我可愛的阮妹?”松本原木只好強忍憤怒道:“那……您剛才那一番話可真的算數?”高傲少年冷然道:“那是當然,這個我可以對著蒼天發誓,如有違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松本原木看著這個人的襠部,有些手腳發軟。因為松本原木看到這個少年的腿腳居然粗壯得不像話,也就是說自己這么瘦弱的身體,挨上他一下羞辱地夾一下,那自己的臉色就得變得通紅。但是現在松本原木管不了這么多了,因為事逼人為,不是自己不珍惜現在的尊嚴,而是自己必須為了這一吻所付出的代價有點大……高傲少年,有些期待地看著松本原木道:“你放心,我說到做到,而且要是在我胯下學幾聲狗叫,我還會讓你在新婚之夜碰一下她的手,你看怎么樣?哈哈哈哈~!”
        松本原木唉聲嘆氣,看看左右沒人,于是彎下身子,朝高傲少年的襠下鉆了過去。就在此時,一條惡犬走了過來,看到不遠處一個像是自己同類的東西在鉆什么。于是惡犬好奇心起,跑去查看。而松本原木鉆過高傲少年的襠部,然后學了幾聲狗叫。而此時異變陡然發生,那只惡犬聽到這幾聲犬吠,忽然狂性大發,直接撲向高傲少年的襠部就咬
        :“啊~!哪里來的惡犬?不……不要求你,這事關我做男人的尊嚴……”說完松本原木直接跑開,趁著一人一狗大戰,松本原木直接抄起一塊石頭朝高傲少年一砸。接著松本原木隨手拿起自己佩戴的一個尖銳的飾物,插進了高傲少年的喉嚨:“額……”高傲少年直接昏死過去,松本原木則直接倉皇逃竄而出。過了一陣子,等到松本原木心情平息,他冷靜地拿來一把鋤頭跟偷來的汽油,找到一個隱秘的地方,挖了一個坑,埋了惡犬,然后將高傲少年的尸身用汽油燒成灰燼。
        第二天一大早,松本原木就接到師父通知,要求每一個弟子在武館門前集中。并且說明自己昨天午時都干了什么。本藤洪鐘盯著眼前的松本原木,眼神透露出一絲懷疑。松本原木原本緊繃的神經,一下子繃得更緊了。本藤洪鐘找來專門的審訊人員,挨個審訊弟子們。這一下終于輪到松本原木了,審訊人員明顯注意到這個人的眼神有些躲閃。于是審訊人員厲聲喝道:“臭小子,你昨天是不是跟馭勝武吉在一起?快說~!”松本原木一口咬定道:“我只是接受他的指點,并沒有知道他后來去哪了~!”松本原木眼神雖然有些慌張,但是好在松本原木早就在昨晚自己演練過無數次,心中的臺詞早已爛熟于心。審訊人員盯著松本原木的眼睛道:“那你為什么看到我有些害怕?”松本原木老實回答道:“那是因為你的眼神在懷疑我做這件事……再說了我的武功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打不過你們所說的馭勝武吉……更何況,我怎么可能知道這個人去哪了呢?”說完松本原木的小腿在發抖,他心里面其實還是很害怕自己被殺的。
        審訊人員又問了松本原木另一個問題道:“那你知道為什么我們懷疑你嗎?”松本原木可以避開為什么三個字,只說了自己的擔心道:“是人都會懷疑,更何況您是審訊高手呢~!”這么一下不大不小的馬屁,居然讓這個人的懷疑度下降了一點。審訊人員有問了一個問題道:“如果是你,你有什么理由殺死馭勝武吉?”松本原木搖搖頭真切地道:“我沒有理由殺死他,要是我有這個武力,我會公平跟馭勝武吉競爭……”本藤洪鐘冷然斷喝道:“住口,你不配~!”說完旁邊的本藤阮爾都聽出這位哥哥對自己的愛意了,小臉一紅為松本原木辯解道:“爹爹真是笨啊,要是他這么弱小的武者,就算有人配合,那怎么能比得上武吉哥哥的一拳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武吉哥哥的實力~!”說完就連最為懷疑松本原木的本藤洪鐘都點點頭道:“對啊,雖說這小子年紀小,拳力輕,但是一身的橫練功夫,外功全力一拳能打死一條到我胳膊的狗……這除非是咬中要害……對了,你們除了發現附近有一個燒掉的坑洞跟武吉的尸骨,還有沒有發現一條狗?”旁邊的門下九大親傳弟子面面相覷。大師兄開口道:“我們發現一條被打死的惡犬,大概跟您說的個頭這么大,可能還要小一點吧……只是不知道武吉生前到底遇到了誰?依我看,這樣吧……所有弟子的身份都到他們家鄉核查一遍,但凡遇到可疑之人寧可錯殺,也不要放過~!”說完眾人一陣喧嘩,不少人臉色蒼白。大師兄看著這些臉色有問題的人,直接讓人按住道:“這些人全部給我徹查,不放過任何一個人~!”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